代驾者盗走车主9000元现金 被捕时称被警方诬陷

  四川新闻网成都10月27日讯(记者 周子铭 实习生 冯灵)随着驾驶员对酒驾的危害越来越重视,代驾这个职业也迅速的发展了起来。他们常常骑着便携式的电动车在深夜等候在各大酒店、餐馆的门口,为市民服务……近日,成都市青羊区公安分局东坡派出所擒获了一名不法代驾人员,他趁车主不备盗走了车内的9000元现金,但不到一天便被抓获,他也因涉嫌盗窃,被警方刑事拘留。
  据东坡派出所办案民警聂警官介绍,9月27日下午,警方接到了市民杜先生的报警,称自己存放在轿车扶手箱中的9000元现金不翼而飞,而在当天凌晨,他因醉酒找了一名代驾王某送其回家。
  杜先生告诉民警,9月26日深夜11点多,他在成都市牛市口附近的一家酒店与朋友聚餐后,因为有饮酒,酒店帮其找了一名代驾送他回家。当汽车行至优品道广场附近时,杜先生接到了妻子打来的一个电话,让他从便利店买点东西,几分钟后杜先生回到车上,代驾王某一直送他到了家。
  警方通过调取杜先生行车记录仪,发现按照杜先生的说法,在他下车购物的这段时间,车内出现了一些异响,感觉有人在翻找东西,遂于9月27日下午将代驾王某传唤至派出所接受调查。
  “他刚到派出所时,称警方是在诬陷他的清白,要还他一个公道。”聂警官告诉记者,当时王某明显已经有了一番说辞,拒不承认。民警对他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的开导教育,最终王某交代了自己实施盗窃的犯罪事实。
  王某供诉称,自己从事代驾工作已经有一年多,一直安分守纪。事发当天,杜先生的手机掉落在车内,在帮杜先生捡手机时,发现驾驶座旁边的扶手箱内有现金,考虑到最近自己囊中羞涩,他临时起意,趁杜先生下车购物,盗取了扶手箱内的9000元现金,没曾想才过了十多个小时,便被警方抓获。此时王某已经花去了9000元中的2000元,用于缴纳房租。
  由于王某的行为已经构成盗窃,民警依法对其处以刑事拘留的处罚。

小偷500元藏鞋底 失主嫌味儿太大拒收

  警方抓获小偷并追回被盗的500元,但失主却拒绝收钱,这是咋回事?原来小偷将钱藏在鞋底,因为其有好长时间没洗澡,导致钞票上一股臭味,失主实在吃不消。
  12月16日,南京建康路派出接到某商铺报警,称店里进贼了,幸运的是,小偷只是翻乱了东西,并没有得手。同时,店主张老板表示,这个小偷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上一次来也没有得手。民警调看店内监控发现,两次入店的小偷确实是同一人,此人还有点技术,开个门锁不到两分钟。
  民警立即从监控中截取了嫌疑人的体貌特征,然后通知街面巡逻警力加强戒备,并安排人夜间在张老板的店铺外蹲守。仅仅过了一天,这个大胆的小偷居然再次跑到张老板店铺里作案。这一次,他成功偷走员工柜子里的500元现金,不过刚出来就被蹲守的民警抓获。
  经过搜查,民警在男子鞋底找到了被盗的500元现金。然而,当民警将钱还给失主时,失主却拒收。原来,小偷因长时间没有洗澡,身上异味很大,导致钱上一股臭味,失主表示实在受不了。
  而更奇葩的是,小偷交代,他姓刘,之所以三番两次到张老板店中盗窃,就是因为前两次没偷到,所以很生气。“他觉得贼不能走空,所以就盯着张老板的店偷。”办案民警说。
  目前,刘某因涉嫌盗窃被秦淮警方刑事拘留。而他偷的那些钱,最后失主还是捏着鼻子收了。

小伙等七天工资还没到账 取不到钱砸碎ATM机

ATM机被砸碎

朱某被警方控制

  扬子晚报讯 (记者 任国勇) 17日晚,一名小伙来到南京和燕路某银行的ATM机前取钱时发现工资还没有到账,一怒之下捡来石块对ATM存取款机猛砸,银行警铃大作,其他顾客吓得纷纷离场。民警赶到现场时,ATM机已经面目全非。

  当晚6点钟左右,和燕路上某银行自助区警铃大作,只见一名小伙正抡起大石块对着ATM存取款机一顿猛砸,时不时地用手在里面掏。其他顾客见状吓得纷纷离场。迈皋桥警务站特警武装巡逻车和迈皋桥派出所民警迅速赶到现场。这时小伙还在砸ATM机,ATM机已经面目全非,显示屏碎裂,操作键盘、感应区破碎脱落,地面上一地碎片。民警迅速上前将情绪失控的小伙控制住,并给他戴上手铐。

  经过现场询问,该小伙自称姓朱,安徽人,此前在江宁区将军大道某企业上班,上个月刚刚辞职了。朱某说,正常情况下本月10日应该还能拿到一笔工资,但等了7天也没有发给他。当天晚上,他带着行李到了这家银行,打算在ATM机上取钱,发现工资依然没有到账;在操作过程中,他的银行卡也被机器吞掉。他一怒下捡起石块砸ATM机。由于被砸的ATM存取款机损坏严重,而且价值较高,目前,朱某因涉嫌故意毁坏公私财物被警方带进派出所进一步调查,具体损失还在评估之中。

手机转账时看错头像误将1.2万元打给陌生人

  新文化讯(记者 邢阳) 去年11月份,安徽省淮北市丁先生的女友因为一个失误,将1.2万元钱通过支付宝错发给辽源市的一名陌生人。丁先生为了要回这笔钱想尽办法,但截至目前还是没要回来。

  转款看错头像
  去年11月25日晚,丁先生的女友准备通过支付宝给朋友转账1.2万元钱。“我女友当时通过支付宝里的最近交易人进行转账,当时她以为那个头像就是她朋友的,没多想就转过去1.2万元。”丁先生说,“但很快我们就发现不对,因为对方的名字并不是她朋友的名字,这个人支付宝上的名字叫‘丽萍’。”
  让丁先生女友犯下这个错误的原因是,“丽萍”的头像和她朋友的头像非常相似,她才未多加考虑。“这个人我们并不认识,是我女朋友前段时间网购衣服时给店家差评,店家找人联系她处理差评,最终商讨后‘丽萍’通过支付宝给她转账8块钱。”丁先生说,“之后我女友给对方取消了差评,就是这个原因,她才出现在我女友的最近交易人名单里。”
  因为支付宝转账实时到账,这1.2万元直接转到了“丽萍”的账户里,丁先生他们随后反复和对方沟通,但一直没有得到回复。
  为要钱想尽办法
  方法1:匹配出对方手机号码
  为了要回这笔钱,丁先生想尽了办法。他看到“丽萍”的支付宝账号是用手机注册的,但中间的四位号码被隐藏。“我当时也是灵机一动,因为手机号码中间的四位代表着地区,她支付宝上显示的地区是辽源。”丁先生说,“我上网找到了所有辽源的手机号码号段,用中间的四位数匹配她的手机号码。”
  丁先生运气不错,用了10多分钟就成功匹配出“丽萍”的电话号码。“这个号码搜出来的支付宝同微信、QQ的名字还有照片一致,说明这就是同一个人。”丁先生说。
  方法2:加对方为微信好友
  随后丁先生立刻拨打了“丽萍”的电话,最开始还能打通,但很快就变为关机状态。反复沟通无果后,在去年的11月28日凌晨,丁先生试图再次添加该号码为微信好友,发现该号码已经和微信解绑,QQ号码也同样被解绑。
  方法3:发送验证消息沟通
  到了去年的12月2日,“丽萍”的手机号码变为停机状态,丁先生失去了这条联系途径。因为不是好友,他们也无法在支付宝交易界面进行聊天交流。为了和“丽萍”进一步沟通,丁先生用每次发送1分钱的方式发送验证消息附上要说的话,要求对方退还误转过去的1.2万元钱。
  方法4:如退款可送2000“酬金”
  在试过了上述办法后,丁先生选择了退让。记者在他出示的验证消息截图上看到这样的留言:“现在还来得及,不要因小失大。”“你可以上网查查,你拿钱的后果。”“给你一千,你还一万一,给你最后三天时间。”……
  “到最后我跟她说,给她2000,只要还给我一万就行,但她还是没有任何答复。”丁先生无奈地说。
  找支付宝
  获得收款方注册信息
  在此期间,丁先生的女友向支付宝寻求帮助,向支付宝方面提交了“信息披露申请表”,希望获得该支付宝账户的有关资料,同时承诺,仅将此资料用于通过法律程序寻求救济,任何用于其他途径的行为后果均由她本人承担。
  去年11月30日,支付宝方面审核通过了丁先生女友的披露申请,将“丽萍”的姓名、身份证号等信息发送给了他们。但同时声明:此信息仅用于申请人通过司法途径起诉,不得用于其他任何用途,支付宝会员所填写的信息,支付宝不保证其真实性,仅供参考。
  此后丁先生辗转了解到“丽萍”的真实姓名和住址,在反复沟通无果后,他将遭遇发到了辽源贴吧上,引发不少网友的关注。热心市民朱先生特意从辽源市赶到了“丽萍”的老家了解情况,并未见到“丽萍”本人,只见到了她的亲属,但对方并不了解更多的情况。
  找她亲友
  也无法联系到“丽萍”
  了解到此事后,新文化记者辗转联系到了“丽萍”的一名朋友,他表示自己和“丽萍”只是普通朋友,她曾经用北京的座机给他打过电话,自己也只知道她在北京做淘宝的客服人员,具体情况并不清楚。“我也只有她一个手机号,这个号停机了,我也联系不上她啊。”
  随后,新文化记者联系到了“丽萍”的父亲。“她手机丢了,现在换啥号我也不知道啊。”她的父亲说,“2月3号那天她回北京了,过年的时候她也没和我说这个事儿,再说他们说的那个转账啥的我也不懂。”
  对此,丁先生认为,“丽萍”这种行为属于不当得利,应该将钱还给他,他可以支付一定“报酬”,他已经写好了起诉书,准备通过法律途径解决此事。
  律师说法
  可按不当得利起诉对方
  记者就此事采访了吉林吉翔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海波,他称,根据《刑法》第270条规定,在支付宝上收取12000元的行为人尚不能构成侵占罪。
  刘海波律师称,当事人可依据返还不当得利之规定,向对方提起民事诉讼。

后排乘客未系安全带的哥被罚200元 该罚谁?

  乘客不系安全带,出租车司机被罚款。近日,深圳交警通报的一起道路交通处罚案例,引发争议。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自2016年6月27日起,深圳交警即针对司乘人员展开“不系安全带”专项整治行动,而关于其执法过程中出现“只罚司机”的现象,一直遭到包括网约车、出租车等营运车辆司机质疑。
  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深圳交管部门一名工作人员称,“乘客不系安全带,司机可要求其下车”。而多名法律界人士表示,上述情形直接责任人应为乘客本人,司机仅具有告知和监督义务,深圳交警此举,涉嫌“转移执法成本”。

  交警称乘客不系安全带司机可让其下车
  争议源自深圳交警通报的一起典型案例。
  今年2月13日,深圳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当日上午,深圳交警机动训练大队民警“巡逻至滨河皇岗立交路段时,查获一辆出租车”,发现后排乘客未按规定系安全带。随后,执法人员以“驾驶人在乘客未按规定系安全带的情况下驾驶机动车”为由,对涉事出租车司机处以罚款200元。

昨日下午,深圳交警机动训练大队一名民警向记者证实,上述处罚确由该大队发出。这名民警称,作为营运车辆,司机需要“一直提醒乘客,直至他系上安全带为止”,而如果乘客执意不系,“那你可以让他下车”。
  上述民警表示,“乘客不系,司机就会被罚款。”
  乘客未遵守交规,却由司机承担责任,深圳交警此举引发关注。记者注意到,深圳交警的处罚依据,来自2014年发布的《深圳经济特区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处罚条例》,其第十五条规定,驾驶机动车出现“驾驶人和乘车人未按规定使用安全带”,可处五百元罚款。
  深圳市民对上述处罚提出了质疑,称在实际担责时,对司机“一刀切”并不合理。在银行工作的刘先生告诉记者,在拼车时,自己曾遇到执意不系安全带的“拼友”,“非让乘客下车,司机就面临被投诉的风险。”在他看来,司机只有告知义务,并无强制乘客系安全带的权力。
  部分市民称,出于“不给司机惹麻烦”的心理,在坐车时,即便坐在后排,也会主动系上安全带。
  处罚措施将根据具体情形实时调整
  早在2016年6月27日,深圳交警即开展“不系安全带”专项整治行动,明确规定驾驶人和乘客(含后排)不按规定使用安全带的,最高可罚款500元。
  深圳交警一名内部人士介绍,这一处罚措施,将根据具体情形实时调整。如高速公路上,“所有车辆的所有驾乘人员,必须全部按要求系好安全带,包括后排乘客”,对于驾驶员违法的处500元罚款,记2分;乘客不按规定使用安全带的,则对驾驶员处500元罚款,不记分。而在城市快速路上,将严查“校车、营运客车、货运车辆、出租车、网约车”等,处罚力度参考高速公路标准。
  上述内部人士称,在城市主干道和其他道路,专项行动主要针对营运类车辆等“重点车辆”,对于驾驶员违法的,处警告或200元罚款;乘客不按规定使用安全带的,警告或对驾驶员处200元罚款。此次处罚出租车司机,即由“其他道路”的处罚标准作出。
  记者了解到,深圳交警上述专项整治行动,并非针对所有车辆及乘客。例如,对于孕妇或抱婴乘客确实存在无法系安全带的情况,交警在路面查处中,会警告放行。不过,4周岁以下儿童乘坐小型、微型非营运载客汽车,应当使用符合国家标准儿童安全坐椅。12周岁以下儿童不得乘坐在任何类型汽车的副驾驶位置,不管是单独乘坐,抑或是家长抱着。违反上述规定的,将对驾驶员处300元罚款。
  焦点
  乘客违法司机担责,处罚是否合理?
  在营运类车辆中,司机实际属于服务行业从业人员。在此基础上,乘客出现违法行为,却对司机进行处罚,这样的规定是否合理?在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常清看来,驾驶人是车辆的实际控制者,应对车内的安全承担保障义务,所以即使驾驶人尽到告知义务,仍不可免责。如果说服无果,乘客执意拒系安全带,驾驶人应当拒绝为其提供服务、令其下车。
  “就像餐饮业店家尽到告知义务,但仍需对顾客的吸烟行为担责一样。”王常清说。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表示,深圳交警的此次处罚,之所以出现争议,症结在于立法者未能权衡好法理关系。以出租车为例,因为驾驶员与乘客处于买卖关系中,驾驶员不具备强制执行的权力,因此要求其对乘客的违法行为进行监督,实属“强人所难”。汪玉凯还称,提高道路安全意识的方式有多种,如宣传、普法教育等,不可单靠高额罚款。
  深圳交警是否涉嫌转移执法成本?
  王常清表示,现行道路交通法规中,并未规定承担处罚的主体,但从法理上分析,乘客不系安全带,直接责任人应是乘客本人,驾驶人只有监督义务。因此,从理论上讲,交警应先处罚乘客。
  “在司法实践中,司机是否尽到告知义务很难判断,举证难度大,而且会增加执法成本。”北京市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常莎表示,深圳交警此举,在将自身的执法成本转嫁给司机。
  王常清建议,如果驾驶人已尽告知义务,交警可先对司机进行说服教育,令其改正。若其拒绝纠正,再视情况令乘客下车、或对驾驶人进行处罚。“现在的执法行为虽有法律依据,但显简单粗暴。”
  国外都怎么罚?
  美国:安全带法规仅针对司机
  目前,美国各州的相关立法规定中,并不是每一个州都要求后排乘客也必须系上安全带。在美国有两种针对安全带的交通法规,一类仅对不系安全带的司机进行处罚;另外一种则为附属条款,即规定司机仅在犯有其他违反交通规则的行为的同时,又不系安全带,才可以进行处罚。
  日本:立法要求车内所有乘员系安全带
  自2008年6月,日本开始施行的道路交通法中规定:“如果司机座以外的乘车者没有系上安全带时,机动车司机不准行车。”
  按照日本法规,车辆启动时,驾驶、副驾驶和后部座位都要系安全带,如果是前面座位没有系安全带,驾照减一分,后座座位没有系的,只有在高速上行驶的时候会减一分,在一般道路上只会受到警告。

“熊孩子”4S店内涂鸦划伤8辆奥迪 父母赔7万

  金陵晚报讯(通讯员 王蕊 记者 陈菲)张某带着10岁的儿子到4S店买车,原本是件开心的事,没想到“熊孩子”趁大人不注意,用手中玩具在展示车上随手“涂鸦”起来,还一连划伤了8辆进口奥迪。因为儿子的一时顽皮,张某被4S店告上法庭,面临20万的巨额赔偿。
  为了出行方便,张某一直计划购买一辆汽车,但因经济能力受限,购车计划一直未提上日程。2016年7月份,时机终于成熟,张某便带儿子一同到当地一家4S店看车、试驾。在销售人员的讲解下,张某的注意力全部投入了车辆性能、配置的研究中,无暇顾及10岁儿子的举动。陪同父亲来看车的张某某看大人们兴趣盎然地谈论,感觉索然无趣,便自己跑到其他展示车上东摸摸、西看看,玩着玩着便掏出身上带有尖锐刺角的玩具,不断在车上划来划去。
  在很短的时间里,4S店内共有8辆进口奥迪遭殃,其中包括展厅内的奥迪A3、A6、Q5、Q7四部车,展厅外的奥迪A8、TT、A5、A4四部试乘试驾车,共计造成大小16处划痕。事发后,双方在调解过程中发生分歧,最终该纠纷诉至法院。
  日前,记者从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获悉,在诉讼之中法院对车辆损失进行了鉴定,后经法官多次调解,最终张某某父母同意赔偿4S店各项损失共计7万元。(文中人物系化名)

父亲痴迷赌博对家庭不管不顾 儿子愤而报警

  重庆晚报讯 15日,家住九龙坡区曾家镇的何先生,因父亲痴迷赌博,对家庭不管不顾,愤而报警求助。
  15日晚6时许,九龙坡区金凤派出所接到何先生电话报警:父亲老何长期赌博,家里人实在没办法劝阻,请求民警帮忙。据介绍,老何是名三轮车司机,最近半年不干活整日沉迷赌博,屡劝不改。
  当天下午,老何又兴冲冲出门,何先生随即尾随,看见父亲进入金凤电子园一处居民家中。
  民警随即到场,发现一家火锅店旁,十几人正围着桌子“打豹子”。见民警来了,有的把钱扔到地上,有些起身想离开。
  民警依法对参赌人员罚款处理,并重点对老何做思想工作,劝他不要再因赌博影响家庭和睦。
  “爸爸,我们爱你,只希望你在家里多陪陪我们!”何先生哽咽着对老何说。“我年纪大了,一切为了孩子们。我戒赌了!我保证!”老何说。

北京驾校货运资格证考试群体作弊 督考员现场念

督考员下发的答题卡上直接填满答案

参加替考的“充场人”在地铁口集合

组织者在“驾校充场”群里发布替考通知

道路运输从业人员从业资格证,对从事货物运输的驾驶人员来说,如同身份证一样必不可少。掌握相关法规、报名参加考试,本应该是取得资格证的必要环节,但却被人钻了空子。
4月13日,在北京房山区的一所驾校,数十人被组织参加了“道路货物运输驾驶人员从业资格”考试的替考,考试现场不仅不核实身份,现场公布答案,甚至连答题卡都已事先被填好。
替考者参加一个上午两场考试可以获取报酬40元。40元的替考费背后利益凸显,一张代办的资格证,在网上被叫价至1500元以上。
组织
微信群里征集“充场人”
4月12日晚,北京青年报记者进入了一个名为“驾校充场”的微信群。建群的组织者正在微信群里公开招募31名考试“充场人”。“充场人就是到处做兼职,替人参加会议、考试什么的,说白了就是替人家干点事儿,给人家撑场面呗。”一名群成员向北青报记者解释。
“这次是考试,考的和大货车有关,只要男的不要女的。”组织者说完这段话后,没有人再进一步询问要参加的是一场什么考试。“考什么、怎么考,跟我们没关系,照着他们说的做就行。”一名群成员私下告诉北青报记者,这样的“充场”考试每个月会有两到三次,耗一上午“糊弄一下”,几十元钱就轻轻松松进了口袋。
北青报记者报了名,不到十分钟,31个名额随即满员。一些没抢到名额的人羡慕抢到的人“幸运”。随后,在这个临时群里,组织者通知31名替考者,次日早晨到指定地点集合,前往房山区的燕山驾校参加考试。组织者补充道,考试是开卷,和群成员告诉记者的一样,作为报酬,考完试会给每名“充场人”40元钱。
4月13日早晨7点左右,按照约定,北青报记者到达地铁4号线新宫站B口。此时,地铁口已经聚集了数十名男子,从20多岁到50多岁都有。北青报记者在现场了解到,在这里聚集的人是被三个不同的组织者召集过来的“充场人”,这场考试一共需要60多人。
除了互不相识的“充场人”,这些相熟的组织者之间互相叫着外号。“考试结束后,他们会给大家用微信红包转钱,然后群就散了,我们一般不会问他们叫啥,也不会给他们留下真名,说白了,谁也不认识谁。”一名“充场人”告诉北青报记者。
出发
纸条、编号和“新名字”
4月13日上午8点,“充场人”陆续到齐,几名组织者让这些人排队站好,开始清点人数。点完人数,组织者将大家带上不远处停放的一辆蓝色大巴车,核载60人的大巴车坐得满满当当,最后一排的5人位甚至挤了6个人。
从地铁4号线新宫站附近出发,一个多小时的行程后,大巴车驶进燕山驾校。驾校位于一片平房之中,大门口处有三个摄像头,四名工作人员站在大门外。驾校内停放着几台卡车,供考试人员进行实际操作科目的考试使用。
大巴车停稳后,几名挂着“督考员”牌子的工作人员走上车,其中一人提醒称,“下了车以后,手机必须关机或者静音,绝对不能把手机拿出来,如果谁把手机拿出来让我看见了,直接没收,三年内不能参加考试。”
下车前,上述工作人员给大巴车上的每个人发了一个纸条,上面印有一个名字和一个9位数的“考试编号”。纸条的发放是随机的,期间没有工作人员询问纸条上的名字和拿纸条的那个人是否一致。
“进入考场以后,会有人象征性地问你们要身份证,你们只要说没带就行了,大家看一眼,你们现在就叫字条上的这个名字,记住了。”一位组织者对大巴车上的替考者说。
上午9点半,60多人被带入了笔试考场,进门前,替考者逐一向驾校工作人员报出自己的考试编号,工作人员在一张单子上进行登记,但是北青报记者发现,期间工作人员并未要求考试的人出示身份证件。
北青报记者小声询问队伍里多次参加考试的替考者:“如果卷子上的问题答不上来怎么办?”他笑了笑,单手掩在嘴边悄声说,“你到时候就知道了”。
考试
答题卡事先早已被填好
这是一场心照不宣的“考试”。
待所有“考生”坐下,几名督考员开始分发卷子和答题卡,北青报记者看到,试卷抬头写的是“道路货物运输驾驶人员从业资格理论考试试卷”。
发完试卷和答题卡,考场里的工作人员多次强调,开考前“不要在答题卡上写任何字,也不要做任何涂改”。随后,工作人员照例宣读了考场纪律,强调“绝对不能碰手机”,而且表示教室内有多个摄像头,“做什么都能看见”。
约9点35分,考试正式开始。北青报记者看到,笔试试卷共有40道选择题、40道判断题和10道多选题。还未等记者浏览完题目,一位工作人员开始通过麦克风读题,与此同时,公布答案。“大家的目的都是想顺利拿到这个证,只要你们配合,我们就尽量让这件事顺利进行。”
20多分钟,工作人员便将答案全部念完。此间,大家被允许用笔在试卷上勾出正确答案,但答题卡上依然不能动。意想不到的是,念完答案后,考场内的另一名工作人员开始拿着一摞已经填好的答题卡,逐一更换考生手中空白的答题卡,并且让考生把这份早已经填好答案的答题卡“放在卷子下面”。
这份被偷梁换柱的答题卡上,填写的答案和之前督考员念的正确答案全部一致。但是,答题卡上的名字和编号部分是空白的。按照之前的约定,北青报记者在空白处填上了纸条上的名字和编号。一份看似是满分的答卷已经成形,剩下的是漫长的等待。
卷子发下来一个小时后,笔试正式结束。考生将试卷和写满正确答案的答题卡一一上交,鱼贯离开考场。
细节
巡考进入考场两分钟后离开
从外观上看,这似乎是一场完全正规的考试。考生们依次坐定,认真答题,只有替考者自己知道,这场考试还需要一些演技。
考试曾一度被“打断”,因为在替考者参加的这场考试中,也有巡查人员。在巡查人员进入教室前,督考员停止公布答案,叮嘱考生称,之后的一段时间内,要表现出“自己在答题”的样子。
随后,3名巡查人员进入教室,在考场内来回走动,查看大家的答题情况,但不过两分钟左右,他们便走出考场,直至考试结束也没有再来过。
考场内的督考员看到巡查人员走远后,继续念答案。北青报记者注意到,这些巡查人员穿着便装,考试后北青报记者曾试图向驾校工作人员询问这些巡查人员是什么部门的,但并未得到回应。
笔试结束后,所有替考者紧接着参加了实践操作考试,考试内容是给卡车更换轮胎和开双闪灯。
和北青报记者一样,大多数考生此前并未驾驶过卡车,一些考生甚至没有考过驾照,在换轮胎的过程中,大家摸着轮胎随意比划了几下,监考人员看了两眼,在表格上的考生编号后面打了一个对号。
上午11点,第二场考试结束。成绩并未当场公布。回程的大巴车上,替考组织者告诉大家,第二天还有一场考试,“因为有巡考的在,如果谁明天还想参加,最好换身衣服。”
当天下午3点多,按照约定,北青报记者收到组织者发来的红包,40元整,与此同时,临时微信群解散。
调查
40元替考,1500元卖证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替考者考取的“货运资格证”为“道路运输从业人员从业资格证”,是货物运输驾驶人员从业的必要证件。根据规定,“道路运输从业人员在从事道路运输活动时,需携带相应从业资格证件”,“道路运输从业人员从业资格证件为全国通用的证件,有效期为6年”。
根据规定,“经营性道路货物运输驾驶员”应当符合下列条件:取得相应的机动车驾驶证;年龄不超过60周岁;掌握相关道路货物运输法规、机动车维修和货物装载保管基本知识;经考试合格,取得相应的从业资格证件。
业内人士介绍,这种证件是区别于B2(大型货车)驾照,如果驾驶员是以开大货车为职业的货运行业者,就必须要考取“货运资格证”。
昨日下午,北青报记者从北京市交通委员会运输管理局燕山分局了解到,燕山驾校是交通运输管理局燕山地区的“货运资格证”的报名点和考试地点。考试前需要在燕山驾校进行培训,然后报名参加笔试及实践两项考试。
随后,北青报记者致电燕山驾校,询问“货运资格证”的相关问题。燕山驾校的工作人员介绍,可以在该驾校报考货运(资格)证,报考费用为680元,有一天的培训时间。随即,北青报记者询问,能不能不参加考试就拿证,工作人员回复称,以前是可以不参加考试交钱拿证,但“最近应该不行了”。
尽管驾校工作人员否认了不参加考试交钱拿证的可行性,但实际上,这条隐藏的利益链并未断裂。北青报在网上随机联系了几名自称可以“代办”货运资格证的商家。
商家介绍,自己有特殊的渠道可以办到证件,证件签发地为北京,并承诺证件“一定是真的”。多名商家称,办理证件过程中,本人无需参加培训,也不用参加考试,“只要交身份证、驾驶证的照片就可以”。剩下的事情,商家称,他们会安排人完成。
几名商家并未透露“剩下的事情”和“安排人完成”的具体内容,只是告诉记者,这个证办下来,需要1500元。也有商家要价1800元,客服还告诉北青报记者,“办理的人很多,需要排队到7月份才能拿到证。”文并摄/北青暗访组

"秦火火"涉诽谤寻衅滋事受审

备受关注的网络推手“秦火火”(原名秦志晖)涉嫌诽谤罪、寻衅滋事罪一案今日上午9时将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据办案民警统计,从2010年注册微博开始,秦志晖造谣及传谣共计约3000余条信息。

3年内造谣传谣3000余条

2013年8月,北京警方通报,警方打掉一个在互联网蓄意制造传播谣言、恶意侵害他人名誉、非法攫取经济利益的网络推手公司——北京尔玛互动营销策划有限公司,抓获秦志晖(网名“秦火火”)、杨秀宇(网名“立二拆四”)及公司其他两名成员。

警方在调查中发现,秦、杨等人先后策划、制造了一系列网络热点事件,吸引粉丝,使自己迅速成为网络名人。如利用“郭美美个人炫富事件”蓄意炒作,编造了一些地方公务员被要求必须向红十字会捐款的谣言,恶意攻击中国的慈善救援制度,并将著名军事专家、资深媒体记者、社会名人和一些普通民众作为攻击对象,恶意造谣抹黑中伤。

警方查明,秦、杨二人曾公开宣称:网络炒作必须要“忽悠”网民,使他们觉得自己是“社会不公”的审判者,只有反社会、反体制,才能宣泄对现实不满情绪。他们公开表示:“谣言并非止于智者,而是止于下一个谣言”。他们甚至使用淫秽手段对多位欲出名女孩进行色情包装,“中国第一无底限”暴露车模、“干爹为其砸重金炫富”的模特等均是他们“引以为豪”的“杰作”。他们的行为严重败坏社会风气,污染网络环境,造成恶劣影响,有网民称其为“水军首领”,并送其外号“谣翻中国”。

2011年7月23日,甬温线铁路发生“动车追尾”重大交通事故后,秦志晖在自己的微博上发布一条信息,称中国政府花2亿元天价赔偿外籍旅客,短短的两小时后,该微博被转发1.2万多次,而秦的粉丝增加了1500多人。

秦志晖向办案民警供述,他的理念是:必须要煽动网民情绪与情感,才能把那些人一辈子赢得的荣誉、一辈子积累的财富一夜之间摧毁。秦志晖被抓获时,任一家公司社区部的副总监,负责网络推广、宣传。据秦志晖供述,秦已认为自己“初步出名”,许多网民也称其为“谣翻中国”,其微博粉丝上万,粉丝中甚至有个别“大V”。

秦志晖最后使用的一个名号是“江淮秦火火”。据办案民警初步统计,从2010年秦志晖注册微博开始至今,秦造谣及传谣共计约3000余条信息。

据办案民警介绍,秦、杨等人组成网络推手团队,伙同少数所谓的“意见领袖”、组织网络“水军”长期在网上炮制虚假新闻、故意歪曲事实,制造事端,混淆是非、颠倒黑白,并以删除贴文替人消灾、联系查询IP地址等方式非法攫取利益,严重扰乱了网络秩序,其行为已涉嫌寻衅滋事罪、非法经营罪。

被指控诽谤罪、寻衅滋事罪两项罪名

检方指控,秦志晖于2012年12月至2013年8月,使用“淮上秦火火”、“炎黄秦火火”、“东土秦火火”等微博账户,捏造损害杨澜、张海迪、罗援等人名誉的事实,在网络上散布,引发大量网民转发和负面评论。

2011年8月20日,为自我炒作、引起网络舆论关注、提升知名度,秦志晖使用名为“中国秦火火_f92”的微博账户编造、散布虚假信息攻击原铁道部,引发大量网民转发和负面评论。

检方认为,秦志晖捏造损害他人名誉的事实在网络上散布,造成恶劣社会影响,严重危害社会秩序;编造虚假信息在网络上散布,起哄闹事,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其行为已经触犯了刑法,应当以诽谤罪、寻衅滋事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去年9月,两高公布《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的司法解释》,《解释》规定,利用信息网络诽谤他人,同一诽谤信息实际被点击、浏览次数达到5000次以上,或者被转发次数达到500次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246条第1款规定的“情节严重”,可构成诽谤罪。

《解释》还规定,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破坏社会秩序的犯罪行为;以及编造虚假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虚假信息,在信息网络上散布,或者组织、指使人员在信息网络上散布,起哄闹事,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的,以寻衅滋事罪定罪处罚。

中国刑法规定,犯诽谤罪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关于寻衅滋事罪,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阮齐林介绍,一般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严重者可能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马尼拉市长抵港 将就人质事件正式道歉

4月22日,菲律宾前总统、现任马尼拉市市长埃斯特拉达从马尼拉搭乘航班飞赴香港。图为埃斯特拉达在马尼拉机场接受记者采访。埃斯特拉达对中新社记者表示,在港期间他会就2010年发生的马尼拉人质事件当面作出道歉。2010年8月23日,一辆载有香港游客的大巴在马尼拉市中心遭劫持,在菲警方突击解救行动中,有8名香港游客死亡,另有7人受伤。菲律宾政府一直拒绝就此事进行道歉。去年10月,马尼拉市议会通过特别决议案,授权市长埃斯特拉达代表马尼拉市政府赴港就人质事件正式道歉。

中新网4月22日电 据香港电台报道,菲律宾马尼拉市长埃斯特拉达已于今日抵达香港机场,并无回应在场传媒提问。

他今次访港,是就人质事件正式道歉及商讨赔偿,同行包括代表总统阿基诺的内阁部长及全国警察首长。

埃斯特拉达在马尼拉机场启程前,接受当地传媒访问时又说,期望与行政长官梁振英会面。

有死者家属表示,暂时未收到特区政府的会面通知。有生还者认为,如果由马尼拉市长道歉,他会接受。